对于奉献者来说,是时候更新誓言了,谢谢

时间:2017-11-11 07:06:33166网络整理admin

<p>黑人拿撒勒人将成为巨大信仰浪潮的中心,因为成群的奉献者加入了从黎刹公园到今天的Quiapo教堂的游行</p><p>摄影:Rene H. Dilan每年1月9日,数百万人会前往马尼拉参加为纪念黑人拿撒勒人而举行的庞大游行</p><p>奉献者,其中许多人赤脚,祈求健康,和平,家庭和国家的繁荣,并保护免受危险和灾难</p><p>他们抓着亚麻布手帕或小毛巾,连续几个小时连续几秒钟触摸黑色拿撒勒人的脚,并低声祈祷,并感谢他们的要求</p><p>今年也不例外</p><p>早在周三黎明时分,在Quirino看台上形成了一条长线,那里的拿撒勒形象早在几个小时就从Quiapo教堂带来了</p><p>队列中的人是ConcepcionDaños</p><p>达尼奥斯说,在她的女儿被医生宣布死亡后,她成为了拿撒勒的奉献者</p><p>她说,43年前,她两岁的女儿因未知疾病住院治疗</p><p> “Tinanggalan na sya ng oxygen,dextrose tsaka mga apparatus [他们去除了她的氧气,葡萄糖和其他生命支持连接],”她说</p><p>现年68岁的达尼奥斯说,她的丈夫背着他们没有生命的女儿,向上帝祈祷奇迹</p><p>她说,她的丈夫在黑人拿撒勒人发誓要每周五去教堂换取女儿的生命</p><p> “一个小时后,我们的女儿说话并要求喝水,”达尼奥斯说</p><p>她说女儿的康复甚至让医生感到惊讶</p><p> 71岁的Teresita Basabes在她七岁时开始参加游行</p><p>今年,Basabes从她的家乡Cavite的Imus City到Rizal公园进行了徒步旅行</p><p>她于周三早上抵达马尼拉,计划与她的家人一起在Luneta守夜</p><p>她将自己身体健康归功于黑人拿撒勒人的代祷</p><p> “我的胆囊,肝脏和子宫经历了三次手术</p><p>现在,我的医生想要对我的疝气进行治疗,“Basabes说</p><p>她说,她对拿撒勒人的信仰是由她的父亲引发的,她在参加年度游行时会带她去</p><p>来自马尼拉的31岁的Jeffrey Gabayan从腰部向下瘫痪,但他拒绝了医生对脊柱手术的建议</p><p> 2003年,他开始向黑人拿撒勒祈祷</p><p> “我奇迹般地治好了</p><p>我告诉马尼拉时报,我能够走路并恢复我作为吉普车司机的工作</p><p> Sapang Palay的夫妻Rogelio和Ferlita Ariola,Bulacan的San Jose del Monte,多年来一直是拿撒勒的奉献者</p><p> “我们要感谢Black Nazarene将23岁的女儿Pergellica送到韩国,在那里她现在是那里着名俱乐部的歌手,”Ferlita说</p><p> Rogelio是Nuestro Padre Jesus Nazareno的成员,该组织是游行期间帮助维持和平与秩序的团体之一</p><p>来自塔克洛班市的34岁的吉娜·阿尔德格尔表示,她决定参加为黑色拿撒勒人举行的守夜活动,